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x888690.com >
传统农具:“磨”与“砻”
发布日期:2019-11-14 05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诸暨农家口语中,每每有“砻糠”“砻糠爿”“糠拌饭”等词。“砻糠”本指通过“砻”砻出来的粗糠,以后泛指一切粗糠。“糠拌饭”就是“砻糠”与“饭”的拌和物。细糠则被称为“米皮糠”。“糠”是农家喂养毛猪和鸡鸭的最好饲料。这里所说的“砻”,是辗米机发明前的大米加工工具,现己基本消失了。中国明末科学家宋应星(1587—1666?)《天工开物》云:“凡稻去壳用砻”。“砻”其实相当于“磨”,所以作为动力传递的“丁字形木架”,俗称为“磨砻吊子”。“砻”与“磨”的区别主要在于功能与制作材料:“砻”用于谷物脱“磨”用于磨麦、磨米粉、磨豆腐,因磨麦机会较多,所以常称为“麦磨”,“麦磨”属于“粮食细加工工具”,多以石质材料凿制。由于石磨亦可兼作粗加工,所以诸暨用“砻”的不是很多。又由于旧时经济条件有限,“石磨”也常常作为“堂众家私”,一般是几户或一个家族才有一副“麦磨”。“砻”就更少了。据清范寅(1827—1897)《越谚》载:“‘栊’,木具,‘磨’,石具。越俗米谷用‘栊’,粉麦用‘磨’,皆可推可转者”(见《语言》第16页)。书中收有“栊推磨转”一谚,以“可推可转……喻作事活动圆转”也。由于我越地之“砻”多以木为之,属于“木具”,所以其字亦作“栊”。

  诸暨的民谚俗语和儿歌,无疑离不开“砻”与“磨”这些密切相关的日常用具。如大人背着小孩外出玩耍时会顺口唱道:“卖猪卖小狗,砻糠兑老酒”。办事遇到困难,会说“砻糠搓绳起头难”。又有“吸烟勿可吃砻糠火,讨亲勿可讨‘(县名)婆’”、“问财主借铜钱,有如砻糠灰里点火”等俗语。再如旧时儿歌:“鹁鸪鸪,咕咕,有囡勿可嫁得盛兆坞。盛兆坞人真叫苦,日里磨豆腐,夜里打炭篰,三幅布襕夜夜补”。“磨麦,梯塔,大鸟吃大麦,小鸟吃小麦,花花鸟,吃荞麦,过路客人得伢赶赶掉,勿来赶,伢自赶:咹嘘罢,咹嘘罢!”等等。

  砻主要由毛竹、木料、黄土三种材料做成,由砻脚、砻芯、砻盘、砻担、砻身、砻牙、砻甄、砻手等部件组成。形制颇多,各地不一。兹根据有关资料,述竹木黄泥砻制法如下:砻脚用二层篾(篾青的下层篾),编至高度65至70厘米、直径55至60厘米的圆筐,再用篾青编制砻身,大小与砻脚相同。当砻身编完锁好边后,继做砻芯定位。用木桩打一个固定砻芯的垂直洞,将砻芯插入打好的洞内垂直固定牢固;然后把编织好的砻身、砻脚圈套入固定好的砻芯,砻芯居中:将备好的微潮细黄土填入砻脚圈内,每填一层夯实一层,直到砻身内的土填满夯实为止,再后续编砻圈(即砻的上层活动部分),砻甄的大小、下口要与砻身的上口一致,上口约50至55厘米,高约40厘米,在20厘米处收小,砻圈内也填入黄土夯实,甄上面呈凹状,便于放谷物;甄中心一侧设一圆形下谷孔洞,两边对应的侧边设砻手,中心留一孔套入砻芯。在砻甄与砻身接触面上均钉有放射状的砻牙,使之转动时互相摩擦把谷壳磨去。在砻脚片砻身分界处,还设一个砻盘,砻盘设一下口,使砻出的谷壳和米落入砻盘再由下口流到箩筐。砻担就是“磨砻吊子”,是推动砻甄的推把。砻担吊在梁上,通过砻甄与砻身的互相磨转,以达到谷壳和谷粒脱离的目的。

  诸暨旧多“水磨”。据1925年《诸暨民报五周纪念册》载:“水磨。建山溪间,激水轮转,以磨米麦诸类“(《概》95页)。又载:“城内商业,自来以下大街为盛,店铺之最久者,推陈生花(笔店,本在学前湖,今移铺前街)、郦顺号(磨坊,在横街,民国初改为楼日兴)、全公裕当铺(在南门内赵氏宗祠右首,洪杨后停歇),皆自宋历元明至清之老店也”(《社》22页)。民间风俗也与“磨砻”有着密切关系。如“(正月)初五、初六日。是二日谓之‘五虚六耗’,诸事不宜,不出行,不扫地,不舂磨,不用刀,忌口角;若口角,谓一年中必以口招祸也”(《风》14页)。人死,必以高粱秸秆作成“磨砻吊子”模型纳诸棺中,看来阴间也是少不了“磨砻”的。

  随着时代的前进,传统“磨砻”早已退出人们视线。不少年轻人在农具博物馆中见到“磨砻”,已视为“罕见之物”,他们或许不一定知道,“磨砻”之中,既包涵着辉煌的文化史,也隐藏着辛酸的血泪史。这些仅存的“磨砻”,依然讲述着它们仅存的凝重故事……

  • Power by DedeCms